名师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名师风采>名师风采> 国家“对症下药”刺激经济内需 发现金券和满减券没有好坏

国家“对症下药”刺激经济内需 发现金券和满减券没有好坏

发布时间:2020-04-28 点击数:80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刘俏

       最近国家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刺激消费回暖,已有30多个城市向市民发放数十亿元消费券。

  4月22日,北京市西城区商务局局长袁利表示,北京市西城区将投入1.5亿元提振消费。不少网友惊呼:北京消费券,也要来了!

  这次政府之所以选择发放消费券而没有发放现金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以前能对经济的冲击是不对等的,造成当前面临的经济问题既有总量性的问题,也有结构性的问题,并且结构性的问题更加突出。

  在疫情影响下,消费受到的冲击最大。2020年第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19.0%。

  其中,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72254亿元,下降17.7%。是所有产业里受到影响最大的,因此,发放消费券可以起到定向刺激的作用;

  二是,居民的消费是由收入和消费倾向决定的,中国居民消费倾向一般较低,并且在疫情冲击下,居民的消费行为变得更加谨慎。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人民币存款增加8.07万亿元,同比多增1.76万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增加6.47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1.86万亿元,3月当月人民币存款增加4.16万亿元,同比多增2.44万亿元。

  因此,发放现金也会让居民以储蓄的形式回流到金融体系中,无法发挥消费刺激的作用;

  三是,发放现金相较于消费券更有利于提升居民的效用水平,但是发放现金属于总量刺激政策,而消费券是定向刺激政策,政策效果更好。

  4月27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联合蚂蚁金服研究院召开“中国数字消费券的应用与效果研究”报告会。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出席表示,杭州发放消费券的效果远远大于国际其他国家。

  刘俏表示,疫情突发事件对中小微企业、消费和就业带来较大影响,目前我国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但规模偏小、力度偏弱,且显得碎片化。我们需要出台以财政直接刺激消费的力度更大的政策。

  “促进消费比投资的效果更好,消费券是一个工具,能够帮助重启疫后经济的活力,刺激消费,从而带动企业生产,提供就业岗位。”刘俏说。

  据了解,国外对消费券早有实践,而国内对消费券的争议不断,一是人们担心中国作为高储蓄国家,消费者拿到消费券会继续储蓄起来;二是有人认为发放消费券是一次性的安排,对长期的影响较小;另外,很多人对把钱花在吃喝玩乐上不太能接受。

  “疫情改变了国家制定政策的出发点和思路。”刘俏表示,根据其他国家发放消费券带来的经验来看,大概发放1元钱能够带来0.1-0.4元的新增消费。而从杭州发放的效果来看,政府1元钱的补贴能带来3.5元的新增消费,远远高于其他国家。

  此外,谈及中国是否适合发放现金或现金券时,刘俏表示,现金或现金券的效果不一定好于“满减券”。如果是为纾困和改善民生的话,可以给低收入人群(月收入3000元以下)和疫区民众发放现金券,如每人发放1000元现金券,共计补贴2627亿元。但如果目的是刺激消费的话,发消费券会更好一点。

  刘俏表示,发放消费券对低消费人群的作用更大一些,在具体实施上,可以探索与消除数字鸿沟联系起来。“我们预计消除数字鸿沟将带来1200亿消费。”

 

  谈及杭州的经验是否能够应用于其他城市时,刘俏表示,杭州的实施效果不一定适用于其他城市,但是允许地方政府和市场机构探索“一城一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