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名师风采>名师风采>林毅夫:下半年GDP增速有能力达到15%,但要留出政策空间

林毅夫:下半年GDP增速有能力达到15%,但要留出政策空间

发布时间:2020-05-19 点击数:43

  “北大国发院【朗润格政】第144期”于5月15日20:00-21:30在线举行。主题为“消费券的中国实践 暨《我国消费券发放的现状、效果和展望研究》报告布会”。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林毅夫致辞。

                             

  以下内容为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林毅夫:我从新冠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这个背景,来谈一下消费券的作用。

 

  今年是我们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也是要全面脱贫的一年,要达到这个目标,今年的增长率应该是达到5.6%,这是最起码的。

 

  5.6%的增长从过去的经验来看是相对容易的,但是,出现了一个黑天鹅事件——新冠疫情突然暴发。疫情暴发以后,对经济当然是有所冲击的,因为2月份停工停产,3月份开始复工复产。

 

  但是我们知道,新冠疫情不仅冲击到中国,也冲击到了发达国家,现在变成全世界210多个国家地区都有确诊病例的情况。

 

  由于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要谈对中国的冲击,也必须从对世界的冲击来看,才能看清楚,对中国到底会有多大的冲击,到底中国应该怎么样应对。

 

  对于发达国家以及对世界经济而言,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国际的主要机构,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已经在连续调低增长预期。

 

  美国现在是新冠疫情暴发的中心地,已经有140多万人确诊感染,死亡超过8万人。对美国的冲击各位也可以看出来,在3月8号以后连续四次股票市场熔断,这是从1987年设立熔断机制以来,总共发生了五次,四次都在3月份的两个星期里面,美国股票市场应声而倒,下跌超过30%。

 

  美国股票市场崩盘以后也影响到欧洲、影响到世界有些国家的股票市场下跌将近40%,并且造成了美国的失业率急剧增加。5月8号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现在的失业率是二战以来增加最多的一次。

 

  美国政府采取了7000亿美元的救市,无限量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政府也出台了2.2万亿美元的救助家庭、救助企业的援助计划,达到他GDP的10%。不仅美国是这样的,欧洲国家,包括非常保守的德国出台的救济计划也是达到了GDP的10%,英国、加拿大、日本出台的财政刺激计划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0%。

 

  我们一般讲经济增长有三驾马车,出口,还有国内的需求里面的投资跟消费。看来今年靠出口来拉动经济,基本上是没指望的。所以讲中国的经济增长只能靠国内。

 

  如果要达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里面所讲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人均收入在2010年的水平上翻一番。今年的增长率应该达到5.6%,过去我常谈,中国还有8%增长的潜力,即使国际经济情况不好,靠我们国内自己的投资跟消费要达到5.6%的增长甚至更高,应该是相对容易的。

 

  但是新冠疫情是一个百年不遇的传染病,影响到需求面,也影响到供给面,影响到城市,也影响到农村,当然影响到国内,也影响到国外。大家看到,4月17号统计局公布的一季度增长是-6.8%,这是我们1992年开始有季度的统计数字以来第一次出现负增长,也可以讲说改革开放以后不曾有过的这么大的负增长。那么今年的增长就只能靠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第四季度。

 

  第二季度从4月份开始,当然我们已经进入到复工复产,但是考虑到目前还没有疫苗,并且在没有疫苗的状况下,我们要防止第二拨的暴发,要防止输入型的传染,所以在防控上面还是必须常态化。

 

  再加上外贸情况不好,有很多外贸企业在复工复产以后出现了订单大量下滑,被取消。所以,我估计第二季度仅能是一个比较缓慢的复苏。全年的经济增长可能要靠下半年的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

 

  如果第三季度能够反弹到10%的话,今年的增长率可以达到3%-4%,这跟我们所希望达到的5.6%还有一段距离。对我们国家来讲,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还有相当大的空间,再加上政府的执行能力,要达到5.6%以上的增长,必须在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达到15%以上的反弹。

 

  并不是说没这个能力,但是考虑到新冠疫情还没有疫苗,很可能欧洲国家暴发、美国暴发后,像击鼓传花一样到印度、到拉丁美洲、到非洲暴发,并且这些已经暴发的国家可能出现第二轮的暴发,像1918年的大流感那样,而且第二轮暴发的影响可能比第一轮暴发还更大。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由于面对这种不确定性,我们的政策应该给明年、后年留下一些空间。所以从这种角度来讲,如果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能够达到10%的增长,今年达到3%-4%,固然比5.6%以上还有段距离,两个翻一番的目标也许今年不能实现,但是考虑到全球的经济增长是-3%,如果我们能达到3%以上,就比全球高了6个百分点,这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那么要达到3%-4%,也就是第三季度、第四季度10%的增长,也不是说不要努力就可以达到的。碰到这么大的冲击,我们过去一般采取的政策是用基础设施的投资来启动需求、创造就业,维持经济增长。

 

  但是我想这次跟过去的冲击有点不一样,过去的冲击主要是外需突然下降,我们要应对的是如何来启动需求,弥补外需的不足。但这次影响到整个需求面,因为停工停产,收入没有,也影响到供给面,因为停工停产,不生产了。影响到农村也影响到城市,影响到国内也影响到国外。

 

  在这种状况下,过去已经创造了很多经验的应对措施,比如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支持基础设施的投资,像新基金,又能够创造投资需求,又能够给未来的发展打下基础,当然要做。但是这些投资从创造就业跟创造需求来讲,都有一段时间差。现在尤其是小型、中型、微型企业,在需求不足的状况下没有办法开工,根据一些调查,有很多民营企业、中型、小型、微型企业很难熬过三个月。所以在这种状况下,除了传统的基建投资以外,我们也必须有保企业、保家庭的措施,因为我们现在80%的就业还是靠民营企业、中型、小型、微型企业。

 

  如果他们不能熬过去的话,会造成失业的问题,并且疫情总是会过去的,那么过去了以后要就业的话还是要靠企业,但是他要是熬不过去这关,以后要重建就会非常困难。所以保企业也是保就业,也是保经济的根基,也要保家庭,因为很多家庭封城以后,在家里两三个月没收入,虽然现在复工复产,但是有很多工厂复工以后没订单,实际上也属于失业、半失业的状况。并且我们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全面脱贫,要防止一些原来已经脱了贫的又返贫,同时也要保障这些基本的民生。在这种状况下,今年必须有点新的举措。

 

  保企业方面,比如免税、延缓五险一金,如果贷款到期可以延缓贷款,可以增加贷款,还有一些租金可以减免或者延缓。这是保企业。

 

  保家庭方面,要让家庭有收入,能够不返贫。这里面要分析一下,如果是在一些农村地区的低保户,或者是现在返乡的农民工没就业。在这种状况下,一方面可以提高低保的标准,给现金,或者发一些失业救济。那么在城市里的人有两种选择,到底是发现金好,像发达国家那样发消费券好。

 

  我觉得发消费券有它的好处,因为我们发消费券也等于是增加了家庭的收入,增加了家庭消费的可能。并且发消费券,有利于针对那个地方当地的企业,现在所受到冲击最大的那一部分,发消费券往那个方向引导去消费,他可以讲说我这个消费券是做什么用的。这种情况下发消费券是“一石双鸟”,既是保家庭,也是保企业。

 

  我们有各种平台可以来发消费券,这是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发达国家不具备的。我们国内有很多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这么做了,根据商务部的统计资料,到5月8号全国有28个省市、170多个地区已经发了消费券,发的数量不是很多,大概190亿。

 

  这个消费券理论上是可以保家庭,也可以刺激消费,也可以保企业。在国外基本没有这种做法,我们觉得非常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