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名师风采>名师风采>黄益平谈:全球应开始考虑宽松后政策退出机制

黄益平谈:全球应开始考虑宽松后政策退出机制

发布时间:2020-11-10 点击数:247

  受疫情影响,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0年会由3月延期至11月。11月9日,距论坛正式召开仅余三天。

  目前世界仍面临多重不确定性,新冠肺炎疫情在多国出现第二次暴发,全球金融市场避险情绪仍在,美国仍处于权力交接关键阶段。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

 

  访谈中,黄益平表示全球经济持续低迷背景下,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能在短期内稳定经济,但长期增长仍需依靠结构性改革。中国应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

  谈全球:应开始考虑宽松后政策退出机制

  长期增长仍需依靠结构改革

  CDF Insight:今年冬季在一些国家再次暴发的新冠疫情,将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什么影响,金融体系又应为此做哪些准备?

  黄益平:短时间内,疫情风险仍将存在并影响我们的经济,无论是对实体经济活动还是对市场信心或预期的影响,都会维持相当一段时间。

  疫情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更加复杂。市场最怕的就是“吃惊”。如果说市场本身对于新一轮疫情有心理准备的,即使出现疫情反弹,也在预期当中,那么市场是能够消化的。

  第二波疫情对金融体系也不是一件好事。如果疫情持续恶化,货币财政政策方面将需要采取新的措施,稳经济、稳社会、稳政治,是各国政府决策当局都要考虑的。但经过上一轮的扩张以后,货币政策还有多大的空间值得讨论。

  总体上来说,经济持续低迷,不确定性还长期存在,都不是好消息。

  CDF Insight:为了应对今年初的第一波疫情,各国采取多管齐下的方式刺激经济。目前政府还有哪些政策工具以应对第二波疫情?

  黄益平:能采取的措施还是有的,在应对短期危机、尤其大危机爆发的时候,决策部门会采取所谓 "whatever it takes" policy,中文可以翻译成“不计一切代价”的政策。

  原来人们一度认为政策空间基本已经没有,但现在各国大幅宽松流动性,再加上负利率政策——各国央行还是很有创新精神的。

  更关键的问题是货币政策将来怎么退出,什么时候会退出,会导致什么样的严重的后果。

  金融危机以后,各国采取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经济一直没有回到危机前的增长速度,通胀水平也比较低。按照常规的构架,货币政策是以盯住通胀为主,通胀没起来,货币政策就不会退出。

  但这里有两个问题。

  其一,如果短期内经济很难恢复到原来的增长水平,各国也就很难很快退出宽松,这种情况下常规规则是否仍然管用?是否需要考虑新的规则?

  其二,长期的货币政策宽松会不会导致大幅度通货膨胀?

  针对第二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大幅通胀风险不大。在经济不强劲时要把通货膨胀拉起来是很难的。因为这种情况下,流动性大多给了僵尸企业:看起来有就业、有生产、有增长,但这些产能生产出来的都是没人要的,这反而会导致通胀进一步下降。

  但针对第一个问题,我认为随着货币政策越来越难退出,可能会加剧一些结构性矛盾。看全球危机以前美联储的经验就知道,格林斯潘时代(注:指1987至2005年艾伦·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的18年)通货膨胀没有起来,货币政策一直宽松。他认为货币政策尽到了责任,经济增长也很强劲。但后来我们知道,次贷的风险就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中酿成了。

  所以我的观点是:第一,货币政策是应该做的;第二,宽松的货币政策长期不能退出,将会导致一些问题。虽然现在很难准确地说是哪些问题,但目前金融效率直线下降是很明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