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名师风采>名师风采>闫衍:2021-2023年是地方债务到期的高峰期,债务风险存在超预期释放的可能性

闫衍:2021-2023年是地方债务到期的高峰期,债务风险存在超预期释放的可能性

发布时间:2021-01-22 点击数:94

  1月19日,CMF宏观经济月度数据分析会(2021年1月)举办。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闫衍在会上表示,未来三年是地方债务到期的高峰期,债务风险存在超预期释放的可能性。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闫衍

  闫衍认为,今年中国经济继续复苏过程中仍面临很多的风险与挑战,分别是疫情不确定性、中国经济复苏结构分化的加剧、宏观杠杆率上扬和债务风险释放。

  他表示,从全球来看,疫情在短期内仍然不能得到消除。同时,大国博弈下全球地缘政治风险仍然存在,导致全球经济复苏还有一定的压力,这会影响到中国经济的疫后复苏。

  对于中国经济修复过程中的多重不平衡性,闫衍称,去年居民收入增速虽有所增长,但略低于名义GDP增速;居民存款和企业存款的快速增长,也反映了居民消费需求趋于保守,企业的投资动力也不足。

  另外,他指出,工业利润增长虽在疫情控制后得到进一步修复,但目前仍处于低位。相较之下,在宽货币、宽信用政策支撑下,金融业利润有比较明显的抬升。未来实体经济与金融业发展的不平衡仍然面临不平衡的趋势。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的债务总量居于全球前列,中国债务大概占到新兴市场国家所有债务总量的63%,占全球债务的比例是20%左右。闫衍强调,2008年后我国经历了四轮信用扩张,去年疫情下最新一轮信用扩张更是加大了我国债务风险的压力。今年我国宏观杠杆率会在稳杠杆政策的作用下呈现出稳定或略有回升的态势。

  闫衍指出,未来信用风险是我国宏观经济所面临的挑战和风险的重要方面。随着还本付息压力加大,债务风险可能存在超预期释放的可能性。根据其测算,假设平均债务成本是5%,非金融部门还本付息规模占GDP比例可能会超过15%,占当年新增社会融资规模比例可能会超过50%。

  具体在地方债方面,闫衍强调,去年受疫情冲击,地方政府收支压力明显加大,预计2021-2023年是地方债务到期的高峰期,到期规模将超过2.5万亿。届时较高的偿债付息规模将进一步加大地方政府债务压力。

 

  “今年货币政策边际收紧后,从货币政策边际变化和财政政策收紧的变化趋势来看,不管是企业部门还是政府部门,都可能会面临风险释放和暴露的压力。”他说。